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方的博客

哪里有安全感?

 
 
 

日志

 
 
关于我

所谓媒体人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那条“血船”载不动底层民众沉重的影像  

2009-11-04 14:09: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方

在汉水流经的湖北省十堰市郧县县城上下游河段,有3条在特定的时间被人称为“血船”的船。在固定的时间,它们载着一批相对固定的“献血者”,往返于起点与终点。其他数千名供血浆者,则通过血浆站专门购置的班车或是其他方式,往返于城乡之间。(《中国青年报》11月4日)

这几艘“血船”,总让人不自觉地想起城市街头停落的献血车,那些献血车让人看到的是博爱和人道,以及互助互爱的襟怀,它给人的感觉是暖色调的。而行驶在汉水上的“血船”却让人感到刺骨的冰凉,它向人们呈现的是底层农民生活的万般困窘与无奈。记者以极其细腻的笔触展示了十堰市郧县——这个国家级贫困县的农村妇女集体卖血的生活现状,600毫升的血仅仅换来168元,读来让人心酸不已。

媒体在转载这则新闻的时候,直接将这群人的生存影像概括为“卖血的”,其实在卫生部发布的《单采血浆站管理办法》里,“供血浆者”才是她们的标准称谓。目前,郧县单采血浆站的固定供血浆者有6387名,他们大多贫困的山区农民。血浆站成立10多年来,已经有近两万人“奉献了自己宝贵的血浆”。说是“奉献”其实有些夸大,这些贫困的山区妇女们只是找不到挣钱路径才被迫“卖血”。

如果是在城市里,看到“血液可以再生,献血浆有益健康”、“一人献浆,全家受益”等宣传口号的时候,人们并不会有什么异常的感受。但是,当这些宣传口号和卖血的郧县山区妇女们联系在一起时,却显得如此刺眼。在常年的卖血过程中,有的人抽血时都晕倒了,衣服都湿透了,有的人眼泡子都肿了,身体严重不适。没有人在意这些,抽血的用“像是给牛打针的针一样粗”的针头扎进献血者的胳膊,献血者拿到区区168元的补偿后,一切痛苦似乎都不存在了。当“献血”这种原本是靠自愿靠奉献来维系的爱心活动沦为贫困农民不得不赖以生存的工具时,除了哀怜与悲愤,还会不会有更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

这些“血船”上承载的其实就是一群底层民众生活的影像。他们之中有因病返贫的,有为供孩子上学而被迫卖血的,有因盖不起房子不得不前来卖血的。他们的生活境遇俨然是中国底层民众生活状况的缩影,只不过,他们将生存的手段集中维系在了“卖血”这个途径上。

这个时候我们该去责怪这群贫苦的人们不知道勤劳致富么,为什么要把挣钱的途径全部寄托在长期卖血的方式上?即便凭借最普通的经验我们也能判定,这些贫苦的人们一定是在尝尽了各种挣钱方式都不得后,才被迫选择了这最后一根“稻草”。让人无比哀叹的是,其实那些卖血的妇女们都知道长期卖血对身体不利,只不过是因为她们内心拥有着“自己是女的,身体搞坏就算了”这样的价值底线。当生命的高低贵贱之分取决于男女性别之差时,最根本的板子是不是应该打在“贫困”这个祸根上。

行驶在汉水上的这几艘“血船”,以及它所承载的这些底层民众沉重的生活镜像,在为我们展示了它的创伤后,当地政府部门是不是更该有所触动呢?很多时候,仅仅有勤劳和坚韧的品格不一定能够脱贫,脱贫致富必须依靠政府部门的引导和帮扶。在“国家贫困县妇女集体卖血”这则新闻背后,很多善良的网友都开始为该县出谋划策,比如有网友认为“该地区有江有水,如果进行土壤和水源分析,该地域一定能找出适合种植的经济作物。”网民们的业余建议虽然不足为取,当地政府部门总不能对常年靠卖血为生的老百姓们无动于衷吧。

  评论这张
 
阅读(1868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